欢迎访问牛筋面批发网!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热线:

15633776655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常见问题 >

常见问题

为什么中国人相对于米饭来说更喜欢吃面食

来源:未知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09-22 16:05
  与饮茶喝酒相比,吃面似乎低俗不止一个等次。“设茗听雪落”“晴窗细乳戏分茶”“把酒问青天”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——茶酒当仁不让入诗入画,面条却只能在沸水中入锅出锅。
  雅事离我们很远,可有可无。吃面,却是我等平民百姓日常所需。按一般认识,南方人不喜面食,自然不好吃面,我却独独偏爱,自小被称为“面大王”,曾经一餐吃过十二小碗。朋友同事中,更是不乏吃面主义者。有个周末的清晨,我看见朋友开着车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偏僻弄堂里转悠,问他干啥,他一边张眼四下搜寻,一边告诉我:“昨晚听说这里新开一家我没到过的面店,今早过来找找。”早听说过他以尝遍全城面店为己任,竟然还有未竟事业,怪不得大清早巡城,也真是兢兢业业。
 
  我去饭店里吃的第一顿面,是父亲请客。那时,年轻的父亲是一条精壮汉子,颇有古风,天蒙蒙亮带领几个同伴猎猎地从山里出来,到镇子办事。记不清什么原因带上我,反正我确实属于同伙,是我至今唯一一次参与他们集体行动中。到镇上后,众人疾步走进一家饭馆,豪气地吆喝:“来八碗面!”饭馆大概只提供一种面,不需要做头疼的选择,5分钱一碗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“敲馆子店”。清汤光面,盛在粗瓷大碗里端上来,看着碗里冒出的热气,闻着浓浓的碱味,我兴奋异常,学着父亲的样子,夹起一大筷子吹也不吹直送嘴里。仅仅用了两三分钟,大家步调一致碗底朝天。与大人一起就是爽,面条是囫囵吞下去的,面汤是直接倒进肚子里的。我还有额外收获——上颚严重烫伤。被烫破的皮垂下来,琳琅满口,舔了咽,舔了吐,回味好些时日。
 
  也有诗人写过吃面。比较著名的有黄庭坚《过土山寨》:“南风日日纵篙撑,时喜北风将我行。汤饼一杯银线乱,蒌蒿数筯玉簪横。”在我国古代,面条被称为“饼”:水溲饼、煮饼、汤饼,意思是用水将面粉和在一起做出食品。这句诗写得很有些美感,把面条比作银线,描写蒌蒿几片像玉簪横放在面上。我认为这是面条最接近“雅”的一次机会。另外,即使入诗,也是为了解决温饱,至多肯定味道:“举箸食汤饼,祝辞添麒麟。”“汤饼赐都尉,寒冰颁上才”。西晋人束皙写的《饼赋》极为直白:“玄冬猛寒,清晨之会,涕冻鼻中,霜凝口外,充虚解战,汤饼为最。”意思是说:寒冬腊月的天气是多么的冷,清晨去朋友家赴会,鼻涕被冻在了鼻孔中,呵气在嘴唇上结成了霜。冻饿相加,浑身颤抖不已,要饱肚暖身的话,最好不过的,便是汤面了!其实,肚子饿了,什么都好吃,慈禧太后逃难途中不也认为窝窝头胜过山珍海味吗?
 
  我请父母吃饭,也经常吃面,倒不是喜欢其美味,而是因为便宜。那年我陪他们去北京游玩,出发前,母亲在家中准备了很多干粮,导致我们在北京几日,一直往兜里掏东西吃,首都市民还以为我们留恋家乡味道。最后一天,终于弹尽粮绝。宾馆出发回程之际,我说,我们吃点再出发吧。父母说,不用不用,反正飞机飞得快,到家再吃。辗转至机场,我已饥肠辘辘,再次请求吃饭,父母说,那就吃面,便宜点。我问,吃牛肉面还是海鲜面。父母说,牛肉是晕菜,会晕飞机的,海鲜不习惯,怕吐,就吃光面吧。机场哪有光面,阳春面倒是有的。端出来一看,阳春面不就是光面吗!母亲小声问我:“多少钱一碗?”我如实相告:“七十。”父母瞬间石化,惊得差点掉了下巴,后悔不迭,互相埋怨:“我说不吃不吃,你偏要吃!”
 
  我去外面早餐不多,除了食堂,基本上都在家用过早餐再上班。家里的早餐一成不变:面条。妻子烧的面条清爽入味,百吃不厌。妻子问:“我烧都烧厌了,你吃不厌?换点花样吃吃吧?”我说,不可,不可。吃面,实在是太符合早餐的三个基本原则:热乎乎,咸滋滋,汤漉漉。有什么必要换呢?
 
  西北人贾平凹喜欢吃面,他专门写过一则散文,叫《吃面》,他吃的是盐汤面。文中说:盐汤面是耀县人的早饭,一下了炕,口就寡,需要吃这种面,要是不吃,一天身上就没力气。但是我不敢吃,“以盐为重,辣子放汪”,这几个字足以摧毁我的舌和胃。
 
  富阳人郁达夫也常吃面。杭州读书时,他唯一的娱乐方式,就是每逢星期天,带着节省下来的一点零花钱去旧书铺里寻买古本书。在书铺前逗留久了,来不及回学校吃午饭,他就手里夹着刚买的书籍去附近一间小面馆去吃一碗素面。在郁达夫看来,一边吃面,一边翻阅书本,实在是一种妙不可言的境界。
 
  有一个人,把吃面这件日常小事上升到了特别的高度。林语堂说:“你看历史建朝帝王都是出于长江以北,没有一个出于长江以南。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做,吃面的可以做皇帝,而吃米的不能做皇帝。曾国藩不幸生于长江以南,又是湖南产米之区,米吃得太多,不然早做皇帝了。”原来许多人做不成皇帝,是由于吃米的缘故。
 
  富阳人孙权是做了皇帝的。难道他喜欢吃面?
 
  在吃面这个喜好上,包括富阳在内的杭州算是江南中的异类。因为杭州人极喜吃面。有一个不完全统计,杭州面馆有26753家,比拉面大市兰州(16860)还多了一万多家。在杭州甚至有一种不成文的说法:请人吃饭,如果没有一碗面条收底,就算没招待好。吃到最后,服务员问:“上什么主食?”主客往往异口同声:“片儿川!”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QQ:918870505

手机:15633776655

微信号:A1683322111
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竞秀区